亚泰分分彩走势图
官方分分彩走势图 分分彩最简单的玩法 分分彩个位大小计划 分分彩为什么不能02468 分分彩大小稳赢技巧 分分彩任四直选稳赢 分分彩稳定方案 网赌分分彩害人 纽约分分彩计划软件 东方分分彩开奖结果 破解腾讯分分彩漏洞 分分彩聪明玩法后三 分分彩表格 腾讯分分彩五星定位胆计划 分分彩是平台自己开了
愛國網首頁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文化頻道 > 文化資訊>正文

京腔津韻好聽說不地道發愁

2019-03-18 09:58來源:北京青年報瀏覽:

  北京人藝導表演藝術家楊立新與天津人藝演員劇團團長張艷秋做客“青睞講座”

  京腔津韻好聽說不地道發愁

  點擊進入下一頁

點擊進入下一頁

點擊進入下一頁

點擊進入下一頁

點擊進入下一頁

       雖然京津兩地距離不遠,但是京腔津韻卻是各領風騷,別有韻味,而另一方面,作為兄弟劇團,北京人藝和天津人藝卻又不受地域限制,關系密切。3月11日,北京人藝和北京青年報副刊版組、文化版組聯手舉辦“青睞”講座,北京人藝導表演藝術家楊立新與天津人藝演員劇團團長、梅花獎得主張艷秋以及200多位讀者,暢聊地域戲劇文化和他們的藝術人生。

  楊立新老師已是“青睞”的老朋友了,不僅參加了好幾場講座,還出席了“青睞”的年底答謝會,在讀者中有著超高的號召力,只要嘉賓里有楊立新老師的名字,讀者們就必定會積極捧場。在現場,楊老師繼續說著他的實在話,令觀眾笑得前仰后合。而作為京津兩地的戲劇藝術家,楊立新和張艷秋老師對于人生、戲劇的理念又令觀眾為之情不自禁地鼓掌,兩人說到興奮處,天津話、北京話、天津快板齊上陣,你來我往十分過癮,而對于方言如何傳承,如何做出地道的方言戲劇,兩人也是各抒己見金句頻出。活動結束,走入夜幕之中,大家仍興奮得邊走邊聊。

  這場活動只是北京人藝和“青睞”今年舉辦的第一場講座,2019年的好戲還有很多,精彩仍在繼續。

  走上話劇之路 一個被動一個主動最后卻都愛上了這行

  楊立新1975年進入北京人藝工作,張艷秋是1987年到的天津人藝,如今兩人早已是戲劇界“大腕兒”,且都跨界做了導演。而說起如何走上戲劇之路,兩人可謂“條條大路通羅馬”,動機并不相同,但結果卻是他們都深深愛上了這行。

  楊立新說當時家里沒人管,他的想法是不去插隊不上山下鄉,找份工作就行,有同學分去了北京和平門烤鴨店,他們還挺羨慕,“因為那時候缺油,在烤鴨店工作,烤鴨滴下來的油回家烙餅特別好吃,又酥又脆。”進北京人藝之前,楊立新只看過一出話劇,當時還覺得這話劇怎么這么難看?

  楊立新說他們那代人很踏實,沒有什么理想和奢望,找到工作就知足,他甚至還想著最好不要到舞臺中間去,跑跑龍套就可以了,因為“觀眾一千多雙眼睛盯著那個位置,責任太大了!但是咱們在邊上看就不一樣,演得好不好跟咱沒關系,這地方挺好的,又能站臺上排戲還能看人家演戲,還能拿點錢和糧票”。

  但是,慢慢地楊立新“干一行愛一行”,認定這份工作了,讓他心生熱愛的一個主要原因是自己被一部又一部的好戲砸暈了:“人藝這些老演員長得也不太漂亮,嗓子也不好,也沒唱腔,不練‘朝天蹬’,也不會翻跟頭,但他們演起來就是好看。我那時看著這些好戲,就覺得演話劇確實是值得干一輩子的事情。從那時候開始,就逐漸開始嚴肅認真了。從80年代到1997年演了10年的‘小角色’,像《小井胡同》里的小力笨兒,還有《天下第一樓》里的大少爺。”

  不同于楊立新被好戲砸暈才迷上這行,張艷秋是從小就喜歡戲劇,喜歡文藝活動,回憶往事,張艷秋說那時父親非常反對她學戲劇,“他是個軍人,什么文藝活動都不讓我參加。比如說區里有演出活動,讓我去主持,我爸就說‘你今天要出門,我把你腿給打斷了!’那是80年代初,我就靠在床上疊好的被褥上哭。可能是父親逼得狠了,我有點反彈——我爸越反對我越喜歡。后來考入天津人藝學員班,父親帶著讓我死了這份心的想法,同意我去考,他覺得我肯定考不上,沒想到我真考上了。30多年來我一直在演話劇,主演了20多部,一直都在這個舞臺上,我媽媽一直非常支持我,后來慢慢地,我爸也算是順從了吧。”

  楊立新從“跑龍套”開始,張艷秋則很早就開始“挑大梁”:“我真的特別幸運,我在學員班二年級的時候參加了一個話劇,當時那個話劇缺一個主要角色,導演就把我從學員班招來,開始了主角生涯。”

  北京人藝和天津人藝有一種親情

  “北京的四合院兒,天津的小洋樓”,京津兩地生活都非常有特色,作為兩個城市最重要的劇院,北京人藝和天津人藝都分別以京味兒話劇、津味兒話劇見長。不過,說起兩家劇院,張艷秋和楊立新卻都透著“一家親”,張艷秋以“同宗同根”來形容, “天津人藝深受北京人藝的影響,雖然我們劇院1951年建設,比北京人藝早一年,但是我們依然把北京人藝當成是我們的風向標排頭兵,稱北京人藝為‘老大哥’,一直向‘老大哥’學習。”

  讓張艷秋驕傲的是,曹禺先生的《日出》和《雷雨》也是天津人藝的經典保留劇目,而且曹禺先生就是天津人,生在天津長在天津,“他中學就讀于南開中學,校長是張伯苓老先生,張伯苓的弟弟張彭春負責一些教務工作,后來張彭春到美國去學習戲劇教育,回國后給曹禺帶回來很多外國名著,包括易卜生的經典劇作,有時候還幫著曹禺修改翻譯劇本,所以說曹禺先生的戲劇啟蒙深受他的恩師張彭春的影響。北京人藝的奠基人焦菊隱先生在1962年親自執導過我們天津人藝的保留劇目《釵頭鳳》,曹禺先生在1981年也親自給我們執導劇目,后來到1984年,我們排《雷雨》,曹禺先生也親自到天津去觀看,并且提出了寶貴意見。所以我覺得北京人藝跟我們天津人藝很近,有一種親情。”

  說及此,楊立新連連點頭:“真的是這樣!除了曹禺先生,我們人藝老藝術家當中有很多天津人,童超老師、張童老師、于是之老師都是天津的,所以咱們這情感真的是從老一輩一直好到現在。”

  話劇演員更需要人生閱歷

  楊立新說自己很幸運,一生中能演兩部曹禺先生的戲:“80年我們排練話劇《日出》,導演是刁光覃老師,那時候我演方達生。2000年前后我們復排《雷雨》時,我演周樸園。”

  經典劇目屢次被翻排,但為何觀眾還是偏愛看“老戲骨”的扮演,總是覺得年輕演員演得味道不夠?楊立新坦承可能是人生經歷的問題,“于是之老師也說過,經過了‘文革’十年,他再演《茶館》,跟之前演就不一樣,他對人生的理解更深刻了。可見一個演員的閱歷,對社會的理解、對文學的理解、對人的理解等等,對他的表演有很直接的影響。因為話劇技術性的表演不多。雖然有技巧,但是純技術性的不多,不用踢腿,不用翻跟頭,沒有什么高腔,沒有什么特別技巧性的唱腔唱段。我們就是在舞臺上描述生活,來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

  為了“揚長避短”,楊立新建議年輕人最初演戲時,最好是演自己熟悉的人物,例如他年輕時演《小井胡同》的小力笨兒,得到認可,是因為他熟悉那些人熟悉那種生活,演起來就覺得得心應手,“而如果一開始就讓你演李爾王,你根本就是在瞎演。”

  張艷秋也認可楊立新的觀點,她說自己演《日出》里的陳白露,從2005年開始演到現在,直到2012年7月,在天津大劇院演出的時候,她才覺得可以輕松駕馭這個角色。“這個時候我已經演了7年,以前每次演完了之后,都覺得還有點遺憾,自己下次需要再努力。實際上隨著年齡的增長,對人生的感悟成熟之后,你才能理解這個角色。陳白露是二十二三歲的年齡,但如果你真讓一個二十二三歲的人來演,我覺得難度很大。我是演到第7年的時候,才突然間演明白了這個角色,才覺得‘不別扭’。”

  對此,楊立新十分認同:“所以話劇舞臺上有好多角色是特別難演的,比如四鳳,她十六七歲,但是需要很高超的技巧,讓一個成熟的演員來演好像不太合適,但是真的讓一個17歲的演員來演,她駕馭不了人物的復雜性,與之相關的情感、人物關系、細膩之處都把握不好。”

  人們總是以“舉重若輕”來形容好演員的表演,稱贊他們完全看不出演技,張艷秋認為對于演員來說,沒有技巧更難,“因為有技巧,就有規定。好演員不容易有,是因為他們要經過很多年歷練,隨著年齡的成熟、經歷事情的增多、不同階段對角色的不同感悟,再加上一些小技巧表演經驗的積累,才能站在舞臺中間,才能讓觀眾覺得這演員還不錯。”

  當導演比當演員操心

  今年是首都劇場精品劇目邀請展演的第9個年頭,首次開辟的“兄弟院團進京展演單元”中,天津人藝的《海河人家》于3月14、15日與首都觀眾見面,張艷秋是《海河人家》的副導演,也正因此才有機會來北京,與楊立新一起做客“青睞”講座。

  同張艷秋一樣,楊立新也早已是“著名話劇導演”,最新導演的話劇《他們的秘密》將于3月19日至24日演出。

  說起做導演,楊立新和張艷秋異口同聲地表示“操心”,太累了,還是當演員省事,楊立新說:“當演員多好,就管自己這點事兒。你導戲,十幾二十幾個人物,你每一個都要去想,要去想他們的背景,想他們上場干什么,想這些人要怎么演。人多有人多的好處,人少有人少的難處,《他們的秘密》就是故事發生在一個客廳里,幾個人你得來回指揮,如何在這個簡單的空間中演出戲劇的張力,需要下功夫。”

  張艷秋也說作為導演,必須照顧到各個方面,比如說細致到這個道具需要一根線,需要多長你都得要定。比如說給演員排戲,每一個演員你都得去排,去操心他的角色,“基本上你自己得演一遍,特別是對一些年輕演員,講半天還沒明白怎么辦?我給你演一遍,你模仿,所以我覺得當導演太累太操心了。當演員特別享受,而且最后你在舞臺上塑造自己,經過一兩個月排練,展現給觀眾,觀眾給你熱烈的掌聲,特別享受。導演則基本上是一個幕后英雄,指揮著所有人,大家的水平參差不齊,作為導演你就跟指揮官一樣,要把韻律、節奏,表演水平、表演風格融合到一塊。”

  不能把地方語言特色丟掉

  既然是“京腔津韻”,如何做足方言話劇的味道,成為大家關注的一個話題,對此,楊立新和張艷秋透露,這確實是他們排戲時一個需要克服的難題。

  楊立新和張艷秋都沒有上過專業的藝術表演院校,都成長于各自劇院的學員班。學員班招生,無論是天津人藝還是北京人藝,招收的都是當地生源,他們說地方話自然是沒問題,而且對北京、天津也非常了解,但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北京人藝、天津人藝都不再開設學員班,轉而向各大藝術院校招新,張艷秋說以前她這個年齡的演員,天津籍的應該占90%以上,但是現在天津人藝,外地演員占一半兒,所以想說地道的天津話就絕非易事。北京人藝同樣面臨這種情況,在去年再排《小井胡同》時,楊立新就向“青睞”讀者講述過。以前北京人藝學員班培養出來的演員都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現在的孩子都是大學畢業,來自天南海北,說好北京話都不容易。甚至就連年輕的北京人,也對老北京沒有什么印象,這樣的情況,要排一部“京味兒”的話劇,就成了難點,而在楊立新看來,演戲是個感性的事,“有些演員對前門樓子四九城都沒有概念,光靠在臺上搭個景兒很難找到感覺。你臺上演的人沒有感受,臺下觀眾又怎么能感受到?”

  張艷秋也表示,現在劇團的很多演員在臺詞語言上不夠地道,“這會影響到院團的風格,所以讓人有這個擔憂。”自然,融合得好,效果就好,比如這次來北京演出的《海河人家》,張艷秋說:“這個戲有老中青三代,天津話說得都非常幽默風趣。天津老百姓覺得特別好看,我們第一輪演出五場,場場爆滿一票難求,這是在我們創作當中沒有想到的。我們又駐場連演12場,依舊一票難求。”

  在天津演時可以說地道的天津話,但是出了天津就要做調整,張艷秋說他們在天津以外的地方演出,就要說天津官話,就是天津話中夾雜點普通話,既不失它的津味兒,又讓觀眾聽得懂。“遇上外地孩子不會說天津話就比較發愁,比如一個山東的學生,如果要在外地演,觀眾覺得還可以。但要是在天津演,我們自己都覺得別扭,他那個話里老帶著俺們家那個,這不是語言歧視,這會影響院團的風格,所以也是有這個擔憂。”

  不過,方言濃郁、地方文化突出的戲,無論是到外地演出,還是面對年輕觀眾,都有可能面對因為文化差異而導致觀眾不理解的情況。對此,楊立新說道:“我們排《窩頭會館》時,就遇到這樣的問題。劇本話比較密,純地道的京味語言,語言結構刪起來很難,后來我們選擇堅決不刪,保留原汁原味的老北京語言。第一遍聽不懂就來看第二遍,我們要盡量保留一些地域特點,不要隨著時代的進展,就把過去的那些一點點都丟掉。其實我愿意看地方戲,地方戲保持原汁原味,他們都是外地人,河南墜子好聽吧!你天津人去說不行,味兒就變了。所以看地方戲最能代表地方味道。”

  如何保持地方語言的特色,兩人還開玩笑說 ,培訓演員也需要方言過關,例如“天津話八級”“北京話八級”,楊立新表示,推廣普通話,絕不是要消滅方言,應該允許原汁原味的方言得到保護和傳承。

  文/本報記者 張嘉 郭佳

  錄音整理/實習記者 宋豆豆

  攝影/本報記者 王曉溪

來源:北京青年報編輯:hzq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最新評論
文化資訊百家爭鳴當代作家文化創新文化發展千年文化國際交流民族文化
?
亚泰分分彩走势图
官方分分彩走势图 分分彩最简单的玩法 分分彩个位大小计划 分分彩为什么不能02468 分分彩大小稳赢技巧 分分彩任四直选稳赢 分分彩稳定方案 网赌分分彩害人 纽约分分彩计划软件 东方分分彩开奖结果 破解腾讯分分彩漏洞 分分彩聪明玩法后三 分分彩表格 腾讯分分彩五星定位胆计划 分分彩是平台自己开了
奇妙pk10下载 福彩36选7中奖规则及奖金 江西时时停 内蒙古时时最新结果查询 免费彩票计划软件app 天津时时官方平台 排列5走势图新浪爱彩 注册会员即送28元彩金 彩票赛马开奖网 pk10计划在线计划